物极必反

话不投机半句多。三观差太多的人成为朋友越是时间长越是痛苦。当初是什么让我们忍让彼此的呢?
不对,当初也并没有忍让,有的只是在一年里300天的冷战。
也许唯一的忍让就是快毕业了知道以后两人可能见不到了的那一小段时间。
确实见不到了。连以前一年里剩下的日子也在没出现过。甚至连冷战都没有过了,只有默契的不在对方的消息列表出现。特殊日子打声招呼,说明着什么我还记得你。
现在,联系着我们之间关系的时光都已经遥远到是很久以前了。
没有理由说她什么。也许让我生气的这一面才是她,我从来不了解的她,是真正的她。是她说过要做自己的那个自己。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