物极必反

啊啊,好烦。


……即使我们认识很多年了,但我的朋友永远都是在上学时的她。

话不投机半句多。三观差太多的人成为朋友越是时间长越是痛苦。当初是什么让我们忍让彼此的呢?
不对,当初也并没有忍让,有的只是在一年里300天的冷战。
也许唯一的忍让就是快毕业了知道以后两人可能见不到了的那一小段时间。
确实见不到了。连以前一年里剩下的日子也在没出现过。甚至连冷战都没有过了,只有默契的不在对方的消息列表出现。特殊日子打声招呼,说明着什么我还记得你。
现在,联系着我们之间关系的时光都已经遥远到是很久以前了。
没有理由说她什么。也许让我生气的这一面才是她,我从来不了解的她,是真正的她。是她说过要做自己的那个自己。

今天休息,去逛书市,挨家进去问了快一个小时“有没有印度史诗”“就是有没有关于印度故事的书”“这有印度故事类的书吗。”出来的时候,一开始第一家的一个老婆婆还笑着问我“找着了吗?”很无奈的笑了笑回“没有,我再去前面看看。”

我大概是这个世界最落伍的人了。

很悲伤的发现,我肯定有多动症。

听说今天是鬼节。

我的小太阳啊。他那么好,我爱他一辈子!!!

我可是正在艰难的抉择中啊。不完全是…

咦,看着花城我总能想起来垃圾洋,瞅瞅这苏劲。我爱死这两个人了!!!